1. 首页
  2. 资讯

獐子岛业绩变脸预亏5亿,称扇贝又跑了,这是真实的理由吗?

30号晚间,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公司正在进行底播虾夷扇贝的年末存量扇贝,目前发现海域的底播扇贝存货异常,可能对部分海域的底播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或核销处理,预计可能导致公司20

30号晚间,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公司正在进行底播虾夷扇贝的年末存量扇贝,目前发现海域的底播扇贝存货异常,可能对部分海域的底播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或核销处理,预计可能导致公司2017年度全年亏损。预计亏损5.3亿-7.2亿元。

本来上市公司盈亏多少都见怪不怪了,毕竟人乐视和石化油服巨亏100多亿也没说啥。

引起公众一片哗然的,是獐子岛给出粗存货异常的理由是扇贝又双叒叕跑路了。“扇贝逃跑”的戏码再次上演。獐子岛2006年9月底上市,因产业模式独特,曾被视为国内水产养殖业的名片,2008年其股价一度超过百元。而獐子岛独特的地理优势,具备稀缺资源,常常被A股投资者类比“贵州茅台”。然而2014和2015年都出现了扇贝跑路现象,分别亏损11.89亿和2.43亿元。其他年份都是赚了钱的。尤其是2014年末獐子岛爆出的“冷水团”事件,虾夷扇贝,因受冷水团异动导致的自然灾害影响,虾夷扇贝近乎绝收。股民纷纷表示活久见了。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和14年一样,这次公司大股东又神准的提前减仓,规避了利空。

而且,另一个蹊跷是,2017年上半年业绩非常好看。其中,公司营收15.05亿元,同比增长12.6%,净利润3077.47万元,同比增长360.16%。在如此“利好”下,2017年11月13日~2017年12月19日,和岛一号基金分四笔卖出獐子岛股票199.85万股,占比0.28%,套现逾1500万元。如此巧合便不得不令人怀疑了是否有套现之嫌。

国外的网站设计秉持着用户体验第一的设计理念,一个简单但具有说服力的例子就是他们的链接一般都是在同一个窗口里进行跳转。这里抛弃了网站自身的需求而完全将控制权交还给了用户。

大部分人不喜欢处理几十个打开的标签,另外新窗口打开会导致后退按钮被禁用,这些都是不好的用户体验,而新窗口打开链接就会有这样的弊端。另外新窗口中强制执行打开链接的决定违反了用户界面设计的基本原则之一:用户应始终控制与其交互的界面。

现在让我们考虑以下两种情况:用户事先不知道,如果站点在新窗口或同一窗口中打开链接会发生什么:

1、用户想要在新窗口中打开链接,但该站点在同一窗口中打开链接;

2、用户想要在同一窗口中打开链接,但该站点会在新窗口中打开链接

在第一种情况下,用户可以选择使用上下文菜单或快捷方式在新窗口中打开链接。在这种情况下,用户是决定如何显示链接页面的操作的发起者。此处网站的行为符合用户的期望,从而带来良好的用户体验。

在第二种情况下,用户只需点击链接,突然发现链接在新窗口中打开。在这种情况下,用户是操作的响应者,因为他们需要以链接页面的显示方式作出反应 - 例如关闭自动打开的窗口。此外,此处网站的行为无法满足用户的期望,从而导致糟糕的用户体验。

当网站做某事而没有要求他们这样做时,用户会觉得很烦人。如果用户想要打开新窗口,请让他们自己做。除非有充分的理由,否则不要强迫用户使用新窗口。

昨天(1月30日)股市雷人信息太多了!其中最雷的无外乎獐子岛了,据说獐子岛的扇贝们又跑了?是的!又跑了?大家还记得三年之前扇贝第一次跑的事情吗?如今时隔三年扇贝跑了再次重演,獐子岛的扇贝不仅长了腿能跑,而且还知道挑时间跑,偏偏挑在这年底的时候,也真是稀奇哈!今日獐子岛已停牌,停牌前股价为7.73元每股。

獐子岛在2017年10月27日发布的三季报中还预计公司全年将盈利9000万—1.1亿,昨晚(1月30日)发布的年度业绩预告突然就变成了亏损5.3亿~7.2亿,主要原因是海底的虾兵蟹将都跑了,就算是没跑的也瘦的不像人形,卖不出价钱。公司4.2万名股东可能要付出真金白银的代价!有网友称:别慌,旅行扇贝会寄明信片回来的。

其实,獐子岛上市的12年里,早已经上演过“扇贝逃跑”的戏码。2014年和2015年因扇贝跑路而分别亏损11.89亿元和2.43亿元。2014年那场“8亿元扇贝游走事件”曝光后,公司股价复牌后遭遇两个跌停板。

目前市场上对“扇贝逃跑”的原因众说纷纭,据公司深读援引消息人士说是扇贝没有“跑”,而是死了,不过,关于扇贝死亡的原因,官方目前没有在任何途径发布说明。至于究竟是什么原因,还有待于上市公司进一步披露。这估计也是众多股东和投资者关心的问题,面对着各方质疑,公司也应该做出进一步的解释,这毕竟也是关系到不少股东和投资者利益。

獐子岛是一家A股上市公司,以海珍品种业、海水增养殖、海洋食品为主业,集冷链物流、海洋休闲、渔业装备等相关多元产业为一体的综合型海洋企业。集团公司注册资本7.1亿元,资产总额45亿元,2006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在上市的几千家企业,獐子岛起初属于籍籍无名之辈,直到2014年,獐子岛发布一则公告,称由于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异常的冷水团,公司播撒的100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受此影响,獐子岛前三季业绩“大变脸”,由预报盈利变为亏损约8亿元,全年预计大幅亏损。

扇贝去哪儿了?成为当时媒体和股民调侃的对象,獐子岛也凭借扇贝“知名度”大增,虽然后来监管层接入,核查后得出未发现造假和违规的结论,但是依然不能平息舆论的质疑声。

时隔3年多,当年的一幕又重新上演了,獐子岛称虾夷扇贝因降水少等自然原因死亡,影响去年业绩6.3亿元,相当于公司2016年净利润的近8倍。

同样的原因,同样的剧情,同样的业绩大变脸,唯一变化的只有时间,也难怪网友说,你可以摔倒,但不能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

投资人能做的就是用脚投票,今日复牌后,獐子岛直接70多万手的大单封死跌停板。究竟是天灾还是人为?扇贝到底是什么时候死亡的?公司是否履行了信息披露义务?这些疑问,显然不能再听獐子岛的一面之词,而需要监管部门的接入,权威第三方的调查才能服众。要不然,獐子岛这个“故事”还会继续讲下去。

对于这个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赵天宇认为:

看到有答主在回答中引述了我们的报道,非常荣幸~我也来试着来回答一下哈。

先回答问题:这次事件,獐子岛从来没有说过什么“扇贝跑了”;如果2014、2015、2016年放到海底的扇贝苗数量准确无误的话,这一次从公司的描述来看是大量的死亡。大量的、集体的死亡,有部分海域接近绝收。不过,我不认为此次事件是完全的“天灾”。

很遗憾,我们暂时没办法下潜海底查看实际的扇贝播种、生长情况。作为弥补,这些天我们走访大连以及獐子岛,有幸接触了一些专业研究海洋气候、虾夷扇贝养殖的研究机构,同时查阅论文,也问到了养殖户以及一些獐子岛本地岛民的说法。

为什么我不认为此次是百分百的“天灾”所致?首先,我注意到该公司对底播虾夷扇贝两次“探底”存量,数据上有非常大的偏差,而且仅发生在5个月以内。 此前按獐子岛披露消息,每年的春秋两季有底播虾夷扇贝的抽测。2017年的秋季抽测结果显示,2014年底播虾夷扇贝、2015年底播虾夷扇贝的存量分别为30公斤/亩、34公斤/亩;2017年内不进行收获的2016年底播虾夷扇贝存量为40公斤/亩。

事情在4个多月以后急转直下。2018年1月18日~2月4日,该公司进行年终盘点,共盘点了131.46万亩海域,同样是2014、2015、2016年进行底播投苗的区域。本次结果显示,2014年底播虾夷扇贝的平均亩产为0.49公斤,2015年底播虾夷扇贝的平均亩产4.37公斤,2016年的则为0.84公斤。

其中,2014年底播虾夷扇贝全部进行核销,因为平均亩产过低,尚不足以弥补采捕成本。如今的0.49公斤/亩,与4个多月前的秋季公布的数据30公斤/亩,相差约60倍。同样是公司得出的结论,为什么会存在如此大的偏差?扇贝真的是在短时间内大量死亡吗,如果死亡为何没有披露?

第二个疑问,就是关于此次扇贝大量死亡的原因了。

从我了解的情况,有长海县养殖人员及海洋科研人员均向我确认过2017年出现的夏季高温情况,在长海县的虾夷扇贝养殖行业中,这次高温属于大家普遍知悉的情况,并不是突然出现、后知后觉的。同时,有育苗及养殖经验的人士对我也说过,2017年8月末长海县海洋高温情况比较明显。

同时,有辽宁省海洋水产研究所论文显示,早在上世纪70年代日本也曾出现虾夷扇贝养殖大量死亡,原因在于各地盲目无序发展,养殖密度过大,导致水质恶化等原因。

我觉得很难理解的是,獐子岛并不是刚刚开始做虾夷扇贝的养殖,它是有多年经验的。高温、养殖密度大等等因素对扇贝养殖有多么不利,难道不是应该非常清楚的吗?

高温发生在2017年夏季;养殖密度大也不可能是突然发生的。公司真的完全不知道上述环境变化吗?为何不及时处理养殖密度过大等不利因素?三年的养殖期内,为何不能及时对外部条件变化做出相应处理,为何在收获期才报出大额减值?

也许扇贝真的是“饿死了”,但是把这次的事情完全归咎于天灾,我认为是不合理的。从这一点看,目前还说不上尘埃落定吧。

欢迎讨论,欢迎爆料。

blank的英文翻译就是黑色的意思啊,而且blank在lspl打过比赛,也被广大观众熟知,而且加上blank长得又比较黑,所以才有了这个外号,小黑。这也是lpl的玩家对他的喜爱吧。

重庆啤酒“研发”乙肝疫苗

从1998年12月重庆啤酒收购重庆佳辰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下称“佳辰生物”),介入乙肝疫苗项目,到2011年12月8日公布疫苗临床数据证实无效,中间历时13年。

  2001年2月,佳辰生物增资扩股,重庆啤酒对其增资491.69万元,将持股比例由70%增至93.1%。上市公司陆续投入的这些资金,均被投入到乙肝疫苗的研发当中。

而每逢市场走强,重庆啤酒就开始用乙肝疫苗研发来频出利好,营造预期,从疫苗研发进展顺利到疫苗预期效果显著,是乙肝患者福音。这个故事从1998年开始一直讲到了2011年。然而其实在2007年,重庆啤酒就已经知道了疫苗研发的路径存在很大问题,疫苗研发几乎不可能成功,但之后的几年重庆啤酒仍然不断营造预期,而临床实验真实数据从来不曾公布。2009年人造牛市之后,即使是2010-2011年的熊市,重庆啤酒仍然走强。从08年最低的8块一路涨到11年的11月的83块。一直到2011年11月公布真实临床数据证实无效。也许不是最奇葩,但一定是中国股市时间最久的故事炒作。

中超电缆1.04亿元购买28把紫砂壶

2015年5月23日,上市公司中超电缆(2015年9月8日更名为中超控股)发布公告称,子公司向一名自然人购入了28把紫砂壶,总价为1.04亿元,交易目的是“适应公司业务发展需要,增强公司竞争能力”。

然后就开始给股东送紫砂壶,2015年8月30日公告:

据称,“中超电缆这一盘棋下得很大。“旗下子公司中超利永在完成这些布局后,几乎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紫砂壶价格推手和做市链条,其余金融产品的合作也可以通过多方面来完成,比如通过艺术品质押融资、发行艺术品基金融资等,一方面在拍卖市场推高价格,另一方面在其余金融产品合作层面也可以获得因市场价格推高而获得的衍生收益”

然而直到今天,早已更名为中超控股的

主营业务构成里还有紫砂壶贸易,然后仅仅看看营业收入比例就知道,这盘”大棋“果然是很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到这个新闻我就脑补了一下扇贝集体大逃亡的画面,可以说真的是很喜感了~

这个动图你们一定都见过:

就是不知道几万只扇贝一起跑是个啥画面~我也很好奇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没笑够,不过也要认真回答问题~所以,扇贝到底会不会跑?

答案是肯定的——当然会跑啦!

扇贝有很多种的好嘛,我们平常吃的就是獐子岛养的那种,学名叫做虾夷扇贝。全球差不多有400余种扇贝,在生物学分类上属于软体动物门—双壳纲—牡蛎目,它们一般都附着在浅海岩石或沙质海底生活。

扇贝是极其胆小怕事的动物,如果不吃东西,一般就静静地缩在壳子里,一动不动。

但不是说它们不会动啊!

扇贝和各种贝类一样,也是用足丝附着在海底,平时不爱运动,但当感到环境不适宜时,能够主动地把足丝脱落,做较小范围的游泳。尤其是幼小的扇贝,用贝壳迅速开合排水,游泳很快,它的游泳方式也很有趣:双壳间歇性地拍击,喷出水流,藉其反作用力推动身身前进。估计那只受到惊吓拼命逃跑的是一只小扇贝~


那它们咋吃东西?

百度上说,扇贝为滤食性动物,进食方式和食物的选择都很被动。扇贝对食物的大小有选择能力,但对种类无选择能力。大小合适的食物随纤毛的摆动送入口中,不合适的颗粒由足的腹沟排出体外。其摄食量与滤水速度有关,滤水速度在夜间1~3点为最低值,因此其摄食量在夜间为最大。扇贝的主要食物为有机碎屑、悬浮在海水中的微型颗粒和浮游生物,还有藻类的孢子、细菌等,其食物种类组成与环境中的种类相一致。

简单来说,就是喝海水,吐海水,中间过滤一下,把营养物质吸收吸收,完事。

不过,这货连进食也只是微微张开它的壳,可见那只奔跑的扇贝是受到了多大的惊吓啊~


扇贝是如何受到惊吓的呢?

其实除了周围环境的变化刺激,扇贝凭借自己就可以看见危险的来临——在扇贝壳的边缘有高达100个简单“眼睛” ,像一串珠子。它们是反射眼,一个直径约一毫米,其视网膜比其他的双壳类物种更复杂。它们的眼睛包含两个视网膜类型,一个适应光线,另一个适应于黑暗物体,如附近一个捕食者的影子。它们不能感知物体的形状,但可以检测出不断变化的光线和运动。

那么这只开壳狂奔的扇贝最有可能被谁惊吓了?

答案是——海星!

海星是扇贝最主要的天敌,它会用腕足将其包围,用管足将其吸附,拉开扇贝的外壳,将胃翻出消化其壳内的柔软肉体。

所以你知道獐子岛的扇贝为什么集体大逃亡了嘛?

莫非出现了一大批海星来攻占它们的领地了?

獐子岛是不是可以下海捞海星卖钱补亏空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